两性频道 ·

勃起功能障碍 首要解决的问题

勃起功能障碍  首要解决的问题

  斯文的正德与父亲一起进入会谈室,缓缓诉说这一年多的婚姻已经进入分居状态,最主要是老婆认为他骗婚,明明有性功能障碍还追求她。正德跑遍了泌尿科,医师们都说是心理问题,多尝试做爱几次就会好,威尔钢也吃了几次,硬是硬了,只不过太太也不给碰了。

  以为夫妻关系就是搂搂抱抱

  刚开始两人为了让长卧病榻的母亲安心,去年年初选择了先登记再补办喜宴,只不过碍于新家装潢中,本来就远距离恋爱的两人还是没能住在一起,直到十月底去欧洲度蜜月才有机会睡在一块。首次的坦诚相见,沉醉在温柔乡的正德有点慌了手脚,碰到了老婆的私密处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,加上老婆也说还不想怀孕,两人就这样拥抱接吻好几晚,啥正事都没干。

  之后终于住在一起,闺房内每晚还是只有搂抱与磨蹭的戏码,有次老婆不经意的伸手探索正德的下体,闻风不动的阴茎让老婆的熊熊欲火俨然转成怒火,让原本只是不知道做爱最后一个步骤是阴茎要放入阴道的正德,直接被老婆认定是阳痿男。

勃起功能障碍  首要解决的问题

  医师教他自慰还要射精

  老婆满肚子怨气硬拉着正德去看医师,为了检查采样,他被带到一个放满煽情惹火杂志A片的房间,正德有点傻眼,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;医师更傻眼,这年头怎么有38岁的大男人还不知道自慰跟射精。从小到大,他只有几次看到喜欢的女性出现自发性射精(手没有碰到阴茎),现在也只有梦遗的体验而已。医师与正德比划了半天,依旧徒劳无功。太太这下子真火了,回去跟岳父母诸多抱怨,也提出了离婚申请。

  隐晦的性概念

  正德早年对性的记忆,是与爸妈一起看欧美的影集,大多数接吻拥抱之后就是唯美的画面带过,只不过母亲总是在这紧要关头出现时就起身离开,对他来说,男女这档子事应该就是这样,也不敢多问。直到上了大学,看过A片,没什么兴奋感,只觉得插入的镜头很恶心不舒服;虽然有感觉到裤档间搭了帐篷,自己也没想去摸;身边所有人对性都避而不谈,好像结婚之后就自然会懂。

  总之,正德最后是透过泌尿科医师才了解男人晨间勃起与自慰的概念,因为从来不曾自慰过,正德的梦遗经验倒是不少,只不过一般人在绮丽的梦境中遗精,他却只有梦到考试落榜或约会迟到的画面才有。从恶梦中惊醒已经很令人心烦了,更何况还要洗床单:『春梦到底是什么?我的梦遗好像也都没有那种冲动啊!!』

勃起功能障碍  首要解决的问题

  陪伴38年的阴茎竟是如此陌生

  当我第一眼见到正德的阴茎,除了冰冷粉白稚嫩外,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,像是进入青春期阴茎长好了,然后时间就此冻结,没有新的变化。退下包皮后,正德第一次用手指摸了龟头四周,感觉像被针扎一样难受:「我还有可能做爱吗?摸都这么痛了,插入怎么会舒服?」他痛苦地看着自己的阴茎说。

  积极的训练却演变成对健管师的依赖

  正德对宝贝的不熟悉在经过训练一段时间已有明显的改善,晨间勃起几乎天天有,轻抚阴茎的疼痛感已经转为能舒服后慢慢可勃起,甚至完成人生第一次的自慰射精,种种好的成效都仰赖他积极的态度。

  只不过进入训练期的尾声,正德开始出现进步的停滞期,正确来说,是他对于寻找与人实作的练习迟迟没有行动,原因不外乎有两点:前妻的经验告诉他,勃起不好可能不是件容易被接受的事情,虽然庆幸自己及早发现对方不是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伴侣,但也不想轻易尝试去找新对象;再者,熟悉自己阴茎的关卡只是第一步,进入两人亲密的身体接触又是另一种挑战。相较于健管师在训练过程中的耐心陪伴与情绪支持,似乎走进现实反而是一条风险较大的路。

  人生路总是要自己提起勇气往前走

  正德在最后一堂训练时,情绪不稳十分焦躁,不断地提问类似的问题,似乎想再抓住些什么;甚至在演练过程中,一直问我他的表现正不正常,似乎期待能一次到位后,才有全面完备的信心再出发。我从他焦虑的神态中看出他的惊慌,并试图引导他放开外援,直接面对自己生命中的课题:性爱并不是躲起来一个人练就能有成果,更应该是全心的投入与接受。

  每个受挫的婚姻都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,当然,正德的故事算是比较少有且特殊,只不过任谁也无法预知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状况。把自己的能力「准备」好固然重要,但人生也绝没有「完全准备好」的状态,唯有诚实面对人生的挫折,提起勇气迎接新的挑战,才是对自己人生负责任的态度,只会怪罪谁或依赖谁,其实都不会让自己的未来的命运变得更好吧!

参与评论